入国家级非遗之前,我就跟家里人开会,要把周家班的事业做大,希望每个人都参与,那天到会的人都在那张现场草画的商业计划上签了名。传承人事件后,有人继续跟我走,有人就离开了。我调整好状态后,决定坚持下去,所以,“不忘初心”这四个字,我心里是真的有,倒不是风格高,是因为已经走到这一步了,没退路。要允许不同阶段的人有不同意见,未来究竟谁正确,要靠时间来证明,只有坚持下去,才能知道谁走的路更光明。

         2016年开始,我加大了对周家班的投资,钱不够就卖房,可惜还卖亏了,房子刚出手,就遇上市场疯涨,因为一大堆事儿要做,也顾不上心疼。总之手上有钱,胆气就足,之前不敢的事就有底气做了。

        进入2017年后,“中国元气周家班唢呐专场音乐会”渐成气候,在刘勇老师、张欣老师和穆谦老师的推动下,被邀请参加了“第44届国际传统音乐学会世界大会”,并且于欧洲五国进行巡演,大英图书馆也收藏了中国元气周家班,那都是国际上的大行家,他们如此看待周家班,让周家班从欧洲归国后,很快又接到了美国九个州十五场的巡演邀请,美中不足的是,虽然是商演,但对方给的费用,还是入不敷出。

         令人安慰的是,我的妻子马榕在中国音乐学院蒋益久老师的辅导下成功申请了北京文化艺术基金,让中国元气八仙桌唢呐音乐剧的编创制作减轻了不少压力。而且,周家班的老朋友瞿小松老师还是一如既往地大力支持,他来当艺术总监,还亲自给音乐剧写祭祀词儿。他毕竟在国际上作过很多世界级水淮的音乐剧作品,经验十足,手法奇巧,发力精准。最终这部剧在中华世纪坛上演,连演十场,获得了各方好评,大大小小的媒体更是络绎不绝,各个相关部门和艺术院校的领导、专家教授、学生,还有县局领导也到现场观看了我们的演出,我的哥们孙楠在倒数第二场的时候也亲自来捧场,连基金来验收的专家看完了剧,都特别感动,感动地都不舍得挑太多毛病。

        一贯谨言慎行的刘勇老师来看过剧后,一改常态,为我这些年的行为专写了一篇稿子,瞧着大意,居然是呼吁社会各界和相关政府单位更加重视周家班,我真的很感动。

         ——周本明

【附图】中国首部吹打乐音乐剧《元气.八仙桌》剧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