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冷静”的北欧为“中国周家班”狂热

【来源】央广网

【版面】2017717日 18:46

【作者】记者 张欣 张瑜瑜

央广网北京717日消息(记者张欣 张瑜瑜)713号,瑞典当地时间晚7点,来自中国灵璧的周家班亮相瑞典马尔默市夏日舞台主舞台,开始他们在欧洲巡演的第三场音乐会。


德国rudolstadt音乐节两场演出的成功,激发了周家班每位成员的状态,他们都变得越来越轻松、自信。

本场音乐会上,大班主周本明以大喇叭主奏的《万年红·凡字调》开场,随即他又以小铜喇叭主奏了《迎生·庆贺令》。两首曲子一首音色浑厚、大气磅礴又变化无穷,一首音色嘹亮、妩媚婉转又撩人心弦。蓝天白云下,绿茵草地边,瞬间点燃了北欧及世界各地前来参与音乐节的观众们的热情。


周本祥主奏的《咔戏》用特制的乐器——“把攥子模仿豫剧唱腔,不同型号的把攥子分别扮演包公戏中的不同人物,尽管西方观众不了解剧情,但他们能感受到音乐中的戏剧性和幽默感,每个人脸上都挂着笑容倾听着。

  《打枣》《百鸟朝凤》两首充满生活气息和幽默感的音乐逗得观众不断爆出笑声,群喇叭演奏的《雁落沙滩》更是应时应景地赞美着生命之可贵、之尊严。

《祭祀小开门》是全场唯一的笙笛作品,在笙的衬托下,周本明、周中华演奏的大小笛声似从遥远的天际而来,飘逸柔美又不失庄严感,天、地、人在这一刻无比和谐地融为一体。


马尔默夏日舞台的主舞台设在森林公园里,是一个倚靠着几个小山丘的圆形露天剧场。主舞台四周,绿树成荫、绿地环绕、鸟语花香,剧场一侧有湖水碧波荡漾,头顶有海鸥盘旋、飞翔。在这样的环境里,每位乐手和观众都放松、舒展,音乐也格外滋润,溢满来自大自然的气息。

尽管舞蹈性和节奏感是西方音乐和东方音乐很重要的不同之处,但这并不影响很多年轻人在周家班的音乐中找到心之所属,他们大多时候都在跟着这纯粹的中国乐或摇摆吹呼、或深情陶醉、或鼓掌大笑。


音乐会结束后,现场观众们用起立鼓掌的方式,表达了他们对中国周家班最真挚的赞美和最高级别的致意。很多人久久不愿离去,热情地和周家班合影,并向他们表示感谢。


  周家班的音乐在迎生、送死和嫁娶等最重要的仪式中凝结而出,其中有人生的大喜大悲,也表达着深情。一位瑞典老人特意留下来向周家班表示感谢,她说自己的未婚夫是中国人,也姓周,在不久前去世了,她感觉周家班演奏的《大悲调》就是为她的未婚夫演奏和送行的。 

    几位生活在瑞典的中国人留到最后都不愿走,直到剧场工作人员来催促。带着母亲和两个孩子来观看音乐会的山东人海丽,整场音乐会首首都叫好,她的声音在一片西方观众的欢呼、尖叫、口哨和掌声中格外独特。音乐会后,她更是找到周家班大班主周本明,想让自己的儿子拜师学艺。

  广东人陈女士演出结束后很激动,她说周家班的音乐不仅满足了她的思乡之情,更像是把她带到原古时代,感受到一种接近生命原初和本能的状态。

  最现代化的传播手段也出现在音乐会现场,和瑞典丈夫一同前来的何女士在音乐会进行时,一直用手机进行直播,她告诉我们,有近百位中国观众和她一起观看了周家班的演出。

夏季是北欧最美的季节,每年这个时候,马尔默市政府都会举办音乐节,本届音乐节上,全市共设40个舞台。周家班在演出前一天去看了一场同样是晚上7点的演出,演出在一个废弃的火车站举行,生锈的铁轨旁开满野花,特别漂亮。但是,观看演出的人并不是特别多,这让周家班的人对第二天自己演出时的效果心存担忧。但是,性格相对冷静的北欧人用他们的热情,给了周家班最大的意外和惊喜。

  演出结束第二天,在丹麦哥本哈根的中央车站,周家班打算乘坐火车去机场时,还遇到了头一天看过演出的一对瑞典夫妇过来热情和他们拥抱、合影。

  从现场观众的年龄层看,周家班的音乐在这里老少皆宜。有不少观众带着孩子来观看,有些孩子坐在父母身边聆听,也有一些在山坡上、舞台前跑来跑去,自顾自地玩着,这样的情景让我似乎穿越回了自己小时候,看到母亲带我看戏时,很多小朋友在舞台前的摸爬滚打。尽管至今我们没有看过周家班在民间仪式上的表演,但可以想象,应该也有和眼前类似的场景。

音乐无国界。

【原文链接】

http://news.cnr.cn/native/gd/20170717/t20170717_523854311.shtml